篮球比分网

赛麟被查封,新势力折在2020?

点击量:133   时间:2020-06-26 03:03

  新事物的诞生,有无数的因素影响着成败。造车新势力躲过了2019年,但是却折在了2020年,在这里面既有实干派,也有忽悠派,难道烧钱造车真的只是场闹剧吗?

  文 | 和玲

  《兴风作浪的姑奶奶》,不对!准确的说是《乘风破浪的姐姐》是近期最火的综艺。这是一档芒果台最新推出的女团综艺,30位30 的姐姐们欢聚一堂。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30个女人、而且是久经风霜的30个姑奶奶,还有背后的姐夫们……想想都可怕!

  不过,我必须承认,同为小姐姐的我,本着找差距的心里,追完了第一集,不嫌闹腾,还在等着周五的更新。“你把它当成了搞笑励志片,其实背后全是资本的游戏。”旁边的姐夫冷静的提醒我。

  赛麟汽车被查封

  谁说不是呢?没有资本支持,最烧钱的造车游戏只能是一场闹剧。昨天,有网友曝出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封条查封了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中国造车新势力的第一轮自我淘汰赛开始了。

  相比业界之前预测的2019年将成为造车新势力倒下的元年,晚了半年。但是这一次来得更加惨烈,除了赛麟、还有拜腾们都走上了这条路。

  说到这里,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科普一下赛麟汽车是谁?“我们不是造车新势力。”这是之前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在媒体前常说的一句话。在百度百科对于王晓麟的介绍是,博士,律师、金融家和企业家。

  的确,同在百度百科中介绍,赛麟(SALEEN)是美国超跑品牌,由世纪汽车大师—史蒂夫·赛麟(Steve Saleen)于1983年创办。

  2014年,赛麟品牌宣布正式登陆中国市场;2017年,在江苏如皋投资建设的智能化整车生产基地,并且赛麟S1亮相洛杉矶国际车展并开始向全球发售。“要把美国的赛车带到中国来,复兴赛麟品牌。”在此之前的三年王晓麟总是自信满满地出现在媒体面前,还被入选过2018中国首批“隐形独角兽企业”。

  对于赛麟汽车来说,大家只需要知道它的两个高光时刻就足以读懂整个故事了。第一,赛麟汽车的最高光时刻就是2019年7月20日,由吴亦凡和杰森斯坦森“主导”的“赛麟之夜”在北京鸟巢的超级阵势,站在舞台中央的王晓麟仿佛梦想即将实现。

  而现实是,三年以来,赛麟汽车只上市过一款车,不是赛车,而是一款叫迈迈的两座电动车。去年下半年上市以来,销量惨淡,无以为继。

  如果硬是要寻找赛车的轨迹,据媒体报道只有曾经在位于上海市北开发区的江苏赛麟办公大楼一楼展厅的显赫位置,摆放了一辆价值相当于3700万元人民币的赛麟S7勒芒版豪华跑车。如今,这俩跑车据说已经被王晓麟成功转移到美国了,展台空空如也。

  第二个“高光时刻”就在不久之前,“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2020年4月27日,一封来自江苏赛麟前法务员工乔宇东对王晓麟的实名举报信,让赛麟汽车再次成为了焦点。

  空手套白狼?

  接下来的事情也许大家都听说了,王晓麟以“买不到机票”为由拒绝回国,而赛麟汽车已经发不出工资,内部管理层甚至集体离职,办公楼马上到期,员工维权无门。

  通过天眼查显示,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亿元,大股东为南通嘉禾,其以货币认缴方式出资33.4187亿元,并持有约33.42%的股份。王晓麟旗下的4家外商投资企业以知识产权作价出资,合计持有约66.58%的股份,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乔宇东发布实名举报信称,王晓麟实际控制的江苏赛麟4个外资企业股东,称其持有的股份是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获得的。而江苏赛麟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实际已提供资金,包括负担了全部江苏赛麟日常运营和工厂基建费用等。

  明摆着就是“空手套白狼”。但是,对此王晓麟否认了乔宇东的一切“指控”。同时,在内部信中表示,过去三年多的努力,因乔宇东的诬告而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如果股东之间不能达成一致解决公司的运营资金,公司将无以为继。目前部分供应商通过法院全面冻结了江苏赛麟账号,如皋市政府已组织工作组就乔宇东的事项进行调查。赛麟汽车的官网也已经打不开了。

  “慢即是快”误了拜腾?

  都说没有200亿就不要造车。除了赛麟,拜腾也在生死边缘挣扎。最新消息,拜腾已经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4个月工资了。拜腾位于上海的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撤租,南京工厂上周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数千名员工已停薪远程办公四个月。这只是今年以来关于拜腾负面消息的持续发酵。

  如果说,王晓麟打着赛麟的棋子就是来玩票的,那么戴雷带领的拜腾核心团队还是打算认认真真做点事情的。戴雷在宝马的时候,以一口流利的中文打遍天下;之后戴雷带领英菲尼迪走入了在中国的最辉煌时期,随后戴雷自立门户创办了拜腾。之前作为拜腾品牌创始人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我在现场发现戴雷一下子白头发多了好多。看来这个造车新势力的游戏,不好玩。

  随后,曾被业界称为新势力造车“四小龙”——蔚来、威马、拜腾、小鹏,三家都已经走入人生新阶段了,而拜腾却深陷沼泽。资金链断裂是主要原因。据天眼查数据,拜腾至今完成5轮融资,合计金额超过1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丸红、一汽集团、富士康、宁德时代。然而传闻已久的“C轮资金即将就位”,实际却迟迟没有到位。

  没钱没法办事。6月2日晚,夏利发布公告称,拜腾、一汽夏利、一汽华利、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四家公司签署了《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协议规定,拜腾必须在今年10月31日前付清剩余欠款4.7亿元,其中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 亿元。

  这是之前,2018年9月,彼时拜腾汽车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夏利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份,由此正式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但拜腾需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债务和5462万元员工薪酬,作为交换条件。

  面对这样的困境,业界有声音说,强调“慢即是快”的戴雷让拜腾错失了活下去的机会。

  新事物的诞生,有无数的因素影响着成败。造车新势力躲过了2019年,但是却折在了2020年。不要怪社会,恶劣的大环境的确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但对于行业的发展是好事,然而对于每个参与其中的个体,就是惨痛的切肤之痛。

  其实,本周闹腾的车市还有一大焦点:中保研数据被盗?广汽本田皓影碰撞测试陷入“罗生门”。为此,YYP做了专门的科普视频,讲得非常详细,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就不再这里赘述了。关于安全的问题决不能有半点马虎。截止发稿时,中保研仍未正式发布相关信息,我们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