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加盟

原创别再议论滴翠亭偷听嫁祸事件了,宝钗根本无心要害黛玉

点击量:130   时间:2020-07-15 09:27

原标题:别再议论滴翠亭偷听嫁祸事件了,宝钗根本无心要害黛玉

薛宝钗是《红楼梦》中争议最大的人物之一,曹雪芹在回目用“时”字赞美她,说明她识时务,善于随机应变,懂得利用时机达成目的;她也凭借着“安分随时,稳重老成”的性格获得贾府众人的好感。

从《红楼梦》成书以来,世人对薛宝钗是褒贬不一,有人说她圆滑有心机,有人说她八面玲珑,那么就不得不提到争议最大的第二十七回“滴翠亭事件”。

宝钗无意中听到小红和坠儿在滴翠亭的秘密谈话,为了不让小红发现,情急之下便拿了黛玉背锅,说黛玉刚刚还在这戏水呢,小红听到这话便开始担心起来。大家对此众说纷纭,薛宝钗为什么要拿黛玉背锅?由此有些人便对薛宝钗产生了质疑和不满。

薛宝钗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说出林黛玉?这点要从薛宝钗的动机说起。宝钗本是追逐一双玉色蝴蝶来到滴翠亭边,碰巧听到小红的谈话,听完宝钗便有了一大段的心理描写,这直接影响了后面宝钗的行为。

文中详细描写了宝钗的内心过程:“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臊了。况才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

展开全文

曹公向来惜墨如金,并无一字一句闲笔。这一大段的心理描写便是证明宝钗此时并没有想陷害黛玉的心思。只因她本是个“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人,并不想惹事;再者,宝钗一直在众人面前是端庄贤良的大家闺秀模样,她怎能被丫头们发现偷听这种“奸淫狗盗”的事,传出去也有损自己的身份。一旦被发现,反倒两人都没趣,此时要想个金蝉脱壳的法子缓解被发现的尴尬。于情于理,宝钗必须要做点什么改变这种现状。

那为什么偏偏要说黛玉,这是不是因为宝钗本就对黛玉不满,视黛玉为“情敌”呢?从人物的性格身份考虑,黛玉是最适合背锅的那个人,贾府一干姊妹们都不适合。

从性格上看,迎春外号二木头,奶妈偷了她的首饰都不敢要回,这种软弱之人碰到别人说这样私密的话,肯定早就因不想惹事而离开了。惜春年纪太小,性格孤僻,况且她们和惜春并无多少交集,并不会和惜春打打闹闹,若是贸然说起,反显得不真实。探春有政治家的风范,手腕颇为强硬,一派光明磊落,正如抄检大观园时她带着丫鬟们屏烛夜待,要是遇到小红这样的事情,早就推窗而入,义正言辞的指责,合作加盟而不是在外面戏水偷听。

更重要的是,迎探惜三姐妹分别是贾赦,贾政,贾珍三家的人,贾府利益盘根错节,圆滑老到的薛宝钗不可能不知道,薛宝钗一个外来亲戚不便牵扯上别家,黛玉无父无母,以亲戚身份住在贾家,无人可依靠,说黛玉是最稳妥的。不仅宝钗这么做了,贾府的其他人也这么做了。

无独有偶,黛玉在贾府中多次背锅。在第四十六回贾赦强娶鸳鸯时,平儿为躲邢夫人,故意躲进大观园里,后被金家嫂子在邢夫人面前说漏嘴,丰儿此时便说平儿受到黛玉的三请四请,去了黛玉那,凤姐还故意说天天烦她,到底有什么事。黛玉什么都没干,背了一个好大的锅。

第五十八回,藕官烧纸,宝玉帮她圆谎,说是黛玉不要的字纸拿来烧,黛玉再一次躺枪。至于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拿黛玉当背锅侠,还是在于黛玉的特殊身份。黛玉无父无母,就算受到了欺负,也不一定会有人替她做主;二来她以亲戚身份入住贾府,府中人也不好对她怎么样。所以黛玉是最好的背锅人选。

有人觉得黛玉会不会遭到小红的报复,这一点完全不需要担心。在古代,阶层等级十分森严,小姐和丫鬟有天壤之别,一个丫鬟是没有能力报复一个小姐的;况且小红后来攀上了凤姐的高枝,跳槽去了凤姐的屋里,和怡红院基本上没关系了。

再如宝玉拿黛玉背锅,是完全不会考虑老婆子对黛玉有什么威胁的,毕竟宝玉深爱黛玉,也不会把黛玉推入火坑。

要说黛玉会因为这次事件受到什么而影响,结果是微乎其微。这场私密对话本是小红的问题,她最害怕的是黛玉听到了什么将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但是黛玉根本就不会这样做,因为她也不知道,很有可能小红还会因为黛玉宽宏大量没有说出去而感激她呢。

只能说宝钗反应之迅速,思维之灵敏,能够迅速化解困境。至于为什么大家对此一直争论不休,更多的在于宝钗的特殊身份,相比凤姐和宝玉的那两次背锅,它们的争议相对少一些。

《红楼梦》并不是尔虞我诈的宫斗剧,不是宝钗黛玉抢宝玉的故事,一旦将宝钗和黛玉先入为主地认定为“情敌”,(至少在当时薛宝钗是没有这个意思的,她更向往的是像贾元春一样的皇妃),那么这次的滴翠亭事件也是无可避免的争论不休,薛宝钗的金蝉脱壳之计也被认为是故意陷害黛玉的。

作者:小曹先生在哪,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