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记录

我们见证了火箭少女101的最后一天

点击量:193   时间:2020-06-26 14:02

6 月 23 日,中国初代限定女团火箭少女 101 解散了。这个从出道起就一直话题不断的女团,在临近解散的几天仍然频频登上热搜。我们在无锡和这 11 个女孩相处了两天,并和她们一起度过了作为"火箭少女 101 "的最后一晚。

···············

"这是我第一次毕业"

这场中国初代限定女团的毕业晚会,设在了无锡影视基地 11 号摄影棚的 11 号演播厅,而火箭少女也恰好是 11 个人。

搭建舞台的师傅一星期前就开始工作,但他们更在意午觉补在哪个角落里,对于谁来表演毫无兴趣。同样迷惑的还有园区内的安保人员,园区里经常会出现些"漂亮孩子",但他们一个都不认识。一位安保人员说着亮出了自己家孩子的照片,感觉和这些孩子相比并不差什么。

工作人员在后台紧盯舞台的画面返送

每个女孩都在变瘦。Sunnee 从 4 月开工到现在瘦了 12 斤,"小彩虹"徐梦洁从 112 斤瘦到 94 斤,傅菁虽然体重没有变,但她的脸肉眼可见地凹下去,而所有人都被李紫婷的小圆脸骗到了,事实上,她瘦到仿佛两只手可以握住她的腰。

利用彩排间隙在抓紧休息的吴宣仪

听到导演说可以休息 40 分钟后,杨超越露出笑容

从五月份到达无锡,女孩们就开始录制《炙热的我们》,其他的时间则在准备告别专辑和最后告别典礼的排练。这两天,傅菁只睡了 6 个小时,孟美岐也说每次马上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就会响,睡一会儿就会有人喊你开工。

疲惫、忙碌让她们暂时还感受不到离别的伤感,从火箭少女出道初期就一直跟着她们的舞蹈老师 Tina 说,"忙的时候,连续两三天排练超过 10 个小时是常态。"化妆师李鑫则比较头痛,因为女孩们通常会直接睡过去,只好等化好了再叫醒她们。

已经开始出现身体不适的紫婷,在彩排的前期仍旧坚持排练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毕业",赖美云似乎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小学毕业不算的话,这是我第一次毕业,我初二开始就去跳舞了。"旁边的杨超越想了一想,"好像也是我第一次毕业。"

女孩和女孩们

19 号下午六点半,成员的 solo 彩排开始,每个人至少 20 分钟彩排时间。女孩们轮流抵达。在表演之前,她们要念一小段独白,讲述自己这两年的感想。

sunnee 在表演单曲 solo《擎歌》前,带着哭腔的独白时刻

"泪腺比较发达"是 sunnee 这些天对自己的评价。面对解散,违规女孩们都在刻意的回避这个问题。但微博的热搜、排练室里倒计时的牌子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们。"真的很讨厌那个牌子," yamy 说。

人气不平均一直是火箭少女的问题,这让那些人气相对较低的成员对解散后的未来多少有些不安。"会怕没有那么多工作了,会怕赚不到那么多钱,没办法开咖啡店,"小彩虹徐梦洁说,但她说完又蹦蹦跳跳地跑到台上,跟导演大喊"我来啦,我来彩排啦。"

彩排间隙超越、彩虹、sunnee 在玩游戏

这些女孩们不管在台下如何低迷疲惫,只要站在台上,听音乐响起的那一刻,整个人的状态就变得饱满起来。

等最后一位前来彩排 solo 舞台的吴宣仪上台,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女孩们彩排时相互安慰

20 号下午三点,整体彩排开始前,女孩们都看起来十分放松。Sunnee 玩着游戏 2048,向我们炫耀着已经 75 万分的高分,杨超越因为手机没电,吵着要来了工作人员的手机,刷起了抖音。

四点,一切看似顺利的彩排,随着李紫婷的一声大叫戛然而止。她蹲坐在角落里,抱着头。最先冲到她身边的,是离得最近的张紫宁和她的经纪人。长时间带着耳返,让李紫婷的突发性耳鸣,又加剧了状况,她头晕站不住脚。在队员的劝阻下,她离开了排练场地,再也没有回来过。

渐渐支撑不住的紫婷

李紫婷走后,所有经纪人和工作人员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情绪不高的张紫宁被第一时间捕捉到,经纪人来到她身边轻声地安慰她。大概是李紫婷的经历让她想起了之前差点失声的自己。

独自坐在舞台上的紫宁

晚上十点,连续彩排 8 个小时的女孩们明显疲惫不堪,只要音乐停止,就可以不顾形象地蹲坐在舞台的任何地方。Sunnee 的膝盖旧伤复发,随便用黑色塑料袋包了冰块不停地冷敷。最喜欢附和冷笑话的孟美岐也在紫宁讲了一个冷笑话后哼哼几声,气力全无。

20 号当晚彩排的时候,因为李紫婷没有参加,在《light》彩排环节,每个人有一段念白,当轮到李紫婷的时候,背后的大屏幕出现了念词的画面,剩下的 10 个女孩集体念出了紫婷的那段话。

过了一会儿,眼尖的 sunnee 发现人群中有一顶标志性的深蓝色棒球帽。老板龙丹妮来了。她端着相机,在舞台侧面拍女孩们彩排的情形。她和我们的摄影师聊起了拍照,聊得兴起,摄影师还借了个镜头给她。

龙丹妮在彩排现场为火箭少女拍摄,帮女孩们记录这些会难忘又有意义的瞬间

龙丹妮镜头下的美岐

龙丹妮还给每个姑娘带来了一个装满参汤的保温杯

最后的夜晚

21 号晚上七点半,距离晚会录制还有半个小时,火箭少女 10 人在化妆间接到了来自成员李紫婷的视频电话。她轻声轻语,为自己没办法参加晚会向其他成员们道歉,"我真的特别想去,但我的头太疼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吴宣仪不停地在安慰这个看起来有些憔悴的妹妹," mimi,这个舞台不能没有你,你打开视频看着我们表演好不好?"孟美岐、傅菁的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只有化妆师赶忙上前,"不能哭,马上要上台了。"

和紫婷视频通话后,傅菁怕眼泪弄花妆独自平复心情

上台前,成团发起人黄子韬的出现让几位少女喜出望外,然而几个女孩见到他的第一问是"你的牙怎么样了?"周末黄子韬因为吃娃娃菜崩掉门牙而出现在热搜上。

黄子韬在后台问 sunnee,身高究竟有没有 170

因为疫情,这场毕业晚会选择了线上付费直播,现场只邀请了不到 50 名粉丝。一名粉丝从黄牛那里得到的报价是 2500 元坐到粉丝观众席第一排,可以拍摄,但当她到达现场时,黄牛却不知所踪。

"终于要结束了,"毕业晚会开始前,火箭少女团饭后援会会长"燃料"说。2018 年比赛刚结束那会,燃料,一个 24 岁的园林设计,兴致勃勃地加入了团饭后援会。因为比较活跃,她被当时的会长拉进了管理群,从普通粉丝晋升到了管理层,两人说好共用一个微博账号管理后援会,可前会长却临时跑路,只留她一人。

"能怎么办?只能扛,我要让她们知道团饭是存在的。"

节目组为规避剧透,在粉丝进场前,将他们的手机和拍摄工具统一收走。就算之前有传言,但一名团饭直到开场前才知道李紫婷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参加晚会,随即大哭,这场录制大约 4 个小时,她从头哭到尾。

但如果当时她留心看的话,就会注意到唱《卡路里》时,傅菁和徐梦洁本有一个交叉手臂向前走的动作,她们这次选择了牵手,留出了一个位置。

晚上十一点四十,火箭少女迎来了最后一首歌曲《5452830》,几乎全员都在台上泣不成声。强势如有"大魔王"之称的孟美岐,也需要深呼吸三次才能将最后一句词唱完。而第一个陪火少十人一起哭的,是站在台上的主持人张大大。

晚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女孩们卸下"火箭少女"的 title,发表最后的未来宣言。表演时依旧错了动作、从晚会开始到结束都无比紧张的杨超越突然嚎啕大哭,"我真的是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我终于毕业了,以后没办法跳舞给你们看了。"她像是这场考试结束后唯一轻松的应届生,其他人还在烦恼大学填报志愿,而她只是在想"啊,终于考完了"。

毕业晚会接近尾声,"小彩虹"向空中伸出手抓落下的花瓣

所有人哭着哭着就被她逗笑了。而演播厅门口,几个看演出的保洁阿姨却掉了眼泪,"觉得孩子太可怜了,怎么就被逼到这份上了。"

随行的工作人员里,有一位恰好在她们成团第二天的芒果晚会后台见过她们,"当时没认出来,觉得她们挺路人的。" 工作人员回忆起当时,又对比现在,"感觉她们变了,又感觉没变多少,但总之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看完火箭少女的故事

你有什么想说的?

在评论区里分享一下吧~